“西装暴徒”刘作虎:手机行业低潮下的春天预

 行业知识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3-31 14:33

  中国手机行业的创始人中,有的像勇往直前的斗士,有的像是彬彬有礼的绅士。当一加手机的新品发布后,创始人刘作虎有了一个新的名号——“西装暴徒”。

  确切来说,“西装暴徒”并非是指刘作虎,而是他在形容一加新旗舰OnePlus 6(一加6)时打的比方。

  也许是巧合,或许是工作团队的精心搭配,刘作虎一身灰色西服、打着领带、配上小白鞋的着装,亮相一加6的产品发布会。

  而他所要面临的,不仅是期待新品的“加油”们(一加的粉丝),还有经历过各种价格战、机海战,几乎已经翻天覆地的手机行业。刘作虎感慨,“曾经被称为红海的手机市场变成了幸存者不多的厂商在竞争。”

  从国内到国外,手机市场都在下滑,即便市场上只剩“幸存者”,相互之间也是卯足了劲儿。

  在一加6发布前,黄章率领魅族,发布了号称“梦想之机”的周年旗舰机;罗永浩则在锤子科技6周年之际,带着全部团队现身鸟巢,发布“次世代”“革命性”的旗舰机。之后,还有小米官宣即将发布的8周年纪念产品。

  “The speed you need!”这是一加新品发布宣传海报上的一句标语,没有任何颠覆性的噱头。而快的追求,不仅是产品本身,当手机行业进入下半场,刘作虎也必须全速前进。

  迟到的入场者?

  一加手机,这个诞生于年的互联网手机品牌,与另一家手机品牌锤子科技几乎处于同一时期出现。巧合的是,他们的第一部手机同样于年进入市场。

  那个时期,国内手机市场也经基本饱和,很多人都说,入场已经“晚了”。

  小米手机顶着“互联网思维”的光环,年创下70万台的销量。在小米的“刺激”下,多家传统手机厂商也纷纷推出自己的“互联网品牌”。中兴推出了努比亚(年),金立推出IUNI(年,目前已淘汰),华为也有了荣耀(年)。即便是单品牌走传统渠道的OPPO,在年也有着00万台的销量。

  不过5年过去了,尽管锤子科技创立至今争议不断,但也先后有7款手机发布。一加的形势似乎稍好一些,已经发布的8款手机中,除了创立之初有过一次“轻旗舰”机型,其余产品均主打旗舰系列。

  与罗永浩不同,刘作虎创办一加时并不是手机行业的“新人”。此前,刘作虎的身份是OPPO的副总经理,曾主导Find 5、N1等OPPO多款机型上市。

  刘作虎似乎并不太赞同“晚了”的说法,至于做手机的初衷,他曾向媒体总结有3点:市面上的手机还是不够好;希望做一个受尊敬的国际品牌;电商行业快速发展,给创业者带来了很大的机会。

  一加的首款产品主打高端配置的旗舰机,随后每年推出1-2款旗舰,特别是在一加X系列夭折后,一加更是把焦点定在旗舰机上。

  年,刘作虎曾一次应邀参加韩国 StarUP Nations Summit大会时称,一加的创始团队中一直拥有两个市场部门,一个负责中国国内市场,一个负责海外的国际市场。而一加首款旗舰机,60%销往海外市场。如今,这一数字已经攀升至70%。

  纯互联网策略也是一加始终坚持的。一加手机的官网一直是其产品销售的大本营,甚至产品研发,一加的团队也会在自己的官网和全球用户同步进展,与用户一起讨论决定。

  在今年的新品发布会上,刘作虎说,“智能手机行业下半场的竞争已经开始。”从另一面理解这句话,便是一加不仅参与了年中国手机行业竞争最为激烈的时间,而且平稳着陆。

  对于手机下半场的说法,刘作虎认为,分界线应该在年、年左右。“以前大家一窝蜂的所有人,好像你能想到的公司都做手机了,很多公司一年都不到就全部死光了。特别是年之后,就感觉像是寡头竞争了,在存量市场就是拼规模、拼体量。”

  进入年,寡头竞争的形势更加明显。IDC公布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一季度数据显示,今年前五大品牌已占据市场85%左右的份额。

  始于年,经历了、年,刘作虎感受到年前后竞争格局的差异。曾经任何一个公司做互联网品牌都能造新闻的时期,已经消失。

  “这个下半场不只是在产品竞争上,也在品牌战略和商业模式上。”

  “西装暴徒”登场

  打开游戏还要等半天?这是刘作虎最无法忍受的,同时也是很多用户难以接受的。

  “我们为什么追求性能?我们追求性能不是为了跟你比加速度,我的性能是带给我这种无负担的、随心所欲的、自由感觉的基本保障。”刘作虎解释自己在速度、性能上的理念。

  高通骁龙845处理器、搭载Adreno 6图形处理器、最高8GB RAM+6GB ROM存储配置、Dash闪充、00万+ 00万的后置双摄配以AI人像模式……一系列亮丽的配置、元器件、系统参数的堆砌,只需一个字来看,就是“快”,两个字的话,就是“流畅”。

  被很多手机厂商视为“无聊”,却又频频“秀优越”的安兔兔跑分,刘作虎也少有地展示了一下,超过万的跑分目前在安卓手机中排名第一。

  不过,这都不是最主要的,刘作虎追求的是三个字——“无负担”。

  “大部分的产品可以解决功能需求,但真正伟大的产品可以解决人的心理和精神的需求。”刘作虎口中的“无负担”,有这样几个关键词:轻松,流畅,智能。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总结的话,只有“西装暴徒”了。

  “西装暴徒”并非新词,早些时候常被用在一些豪车上,如宾利欧陆、宝马M5等。在国内,一些演员也被冠以“西装暴徒”的称号,如张震。经常用以形容外表很优雅,实力/性能很强劲。

  刘作虎经常提及宾利欧陆,“我每次在产品部开会就跟他们举宾利和兰博基尼的例子,我们的产品是宾利欧陆,不是兰博基尼,就是它外表要很优雅,大众一看就是我欣赏的东西,性能又强。”

  一加3当初的灵感正是来源于老款的欧陆。刘作虎甚至曾想,“以后是不是买一个欧陆给我们员工,给产品经理每天看看,可能更容易理解,非常的精致。”

  只做旗舰机的一加,新产品没有看到无线充电、屏下指纹等配套方案,似乎有点缺位。不过在刘作虎看来,一加的产品更注重用户的实际体验。“如果做一个功能几个月以后如果你不会用它你就别做;如果几个月以后你还每天用它,对它有需求的话我们就做。”

  当下的现状是,无线充电速度比有线慢很多,且使用率低,无线充电的设置会使机身变得更厚、更重。而屏下指纹,刘作虎表示一加5T时已经有研发版本,但在体验中还有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,如特殊天气的解锁效率,5%的概率无法识别等。

  这也解释了一加产品在一些功能上的克制。“只有当技术真正对用户有价值的时候我们才会激进。”

  刘作虎说,“无负担是非常高的境界,这是终极目标。”

  而这句话的核心,是做好产品,回归用户价值。

  一加的春天来了?

  小众品牌在现在的手机市场还有出路吗?现在看来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形势似乎都不乐观。

  在信通院发布的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中,1-3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8737万部,同比下降.1%。这一数据延伸了去年的整体趋势,年国内市场出货量4.91亿部,同比下降.3%。仅年第四季度,出货量下降幅度超过了%,市场洗牌进一步加剧。

  在国际市场上,IDC发布报告称,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.361亿部,与上年同期的3.444亿部相比下滑2.4%。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,为年第三季度以来的首次。

  而在此前,刘作虎曾言一加手机的春天,是年。

  刘作虎同样提供了一组一加的数据:一加的产品销往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;去年营收近0亿元,有70%市场份额是来自海外;在Google和WPP联合发布的出海报告“BrandZ?中国出海品牌50强”中,一加位列第名。

  国内和国外,一加在两个市场的策略显然不同。

  随着中国市场的饱和,东南亚早已成为国内手机厂商的战场,尤其是印度。小米、华为(荣耀)、OPPO、vivo等中国手机品牌印度市场已经占据“半壁江山”。IDC发布的年一季度印度智能手机市场数据中,排名前五中有4家为中国手机品牌,市场份额超过50%。

  而在IDC的另一份数据中,在印度线上销售的400美金以上高端智能手机里,一加以50.5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,领先第二名苹果近个百分点。印度的智能手机40%以上是在线上销售,一加在当地的市场份额,少不了他们与亚马逊平台的合作。

  “在印度,我看到的大家都还在中低端上面打得不可开交,竞争非常惨烈。”面对竞争对手,刘作虎似乎并没有太大压力。从年销售额来看,年一加有三分之一的营收来自印度。

  除了线上,印度人口的高密集度,也为一加在海外的线下实体店提供了土壤。其在班加罗尔的体验店,曾经一个月最高销售量超过5000台。在今年,一加还将继续在印度的线下开更多的体验店,并在当地招聘大学生,在印度深耕产品、市场和服务。

  一加的欧美市场也在逐步打开。在欧洲,一加建立起与运营商的合作。面对最难开拓的美国市场,一加方面援引5月份IDC最新发布调研数据显示,年一加是美国价位$400-$600手机公开市场中占有率最高的企业,市场份额为44.3%,排名第一。其次为Motorola,占.7%的份额。第三名为Apple,占.9%。

  在今年1月的美国CES展上,刘作虎曾表示,将加大对北美市场的投入,并且不排除与当地运营商展开合作。此次新品发布后,刘作虎称美国市场的运营商还在接触,并未透露具体进展。

  对于国内市场,一加似乎平静许多。“我们当时说年是春天,其实我们看到了中国的竞争跟海外的环境有些不一样。”刘作虎称,早在年底时他就跟团队讲,很多手机公司一定会消失掉,一加要稳稳的站在这儿,国内的机会自然就会来。

  环境也正是如此,同行基本上一个一个倒下的后果,就是用户选择的机会越来越少。国内是旗舰机已经没有太多的品牌可选。至于何时发力国内市场,“可能也许今年下半年和年底,或者明年年初一定会有那么一个契机,这是一种感觉。”

  刘作虎说,“我们在中国的策略上就是相对求稳。”

  虽然在不断尝试开拓新的市场边界,但刘作虎似乎从来没有爆发式增长的念头,即便一加手机作为互联网手机品牌。相对于一些厂商动辄翻番的业绩增长目标,刘作虎只给自己的团队提过一个“小目标”:“我说增加50%也挺好的,活得好好的,干嘛去冒险呢。”

  “我们以前的愿景是做一个受尊敬的全球品牌,去年改了,我们要做一个更健康、更长久的企业。你说如果50年以后还有One Plus存在,这就够牛了。”